纱剪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纱剪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当白玫瑰变得坚强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4:33:27 阅读: 来源:纱剪厂家

我跟杨以东相识于大四。

那天,我去二号实验楼,找老师谈关于毕业设计的问题。推开门,只见一个中等身材,长相清秀的男生跟老师呆在一起,看我过来,老师拉着我的手说:“这是杨以东,网络专业的,这学期你俩的课程设计由我来指导,你们俩先认识认识,以后有什么问题也可以讨论。”我看着他,笑了笑,他也看看我,露出微笑,恍惚间,我觉得这个男生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安全,一种安心。

有了共同的目标,我们也就走的近了,当初选这个课题是因为这个老师好说话,要求也不是那么多,但是对课题我却是一个头两个大,不知从何下手。以东就不一样了,虽然他也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,但是他相当的上心,去图书馆查资料,上网找文本,连我的开题报告连带最后的论文和翻译都是他一手包办。慢慢地,我对他有了依赖,觉得这个男生就是上天派来保护我替我遮风挡雨的。

在答辩完的那天晚上,我请以东吃了顿饭,饭桌上,我们喝了点酒,话也多起来,他聊他的想法,我说我的未来,我发现我们之间还有这么多共同点,喜欢的颜色相同,都是紫色,都喜欢白玫瑰,他说:“白玫瑰淡雅清丽,有皎洁的清香,就像是冰凉的高山之雪。”我亦有相同看法。

彼此相知是在一次华山之行过后。

毕业大会结束,我们一行8人浩浩荡荡地前往华山,都想征服一下这个“奇险天下第一山”。夜晚11点我们开始登山,最初我兴致勃勃,跑在最前面,以东始终跟在我身后,在我慢下来的时候,他就用手轻轻扶着我。一路上对我照顾有加。早上4点半,我们终于到达东峰,赶上了看日出的时间,7月份的清晨还是有些寒意的,他拿出外套给我披上,我的心里似有一股暖流淌过。

由于一晚上没睡觉,下山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力不从心,走到北峰,5个人说撑不住坐缆车下去,只剩下我,以东还有另外一名舍友婷。婷一直走在我跟以东前面,时不时停下来等等我们。以东扶着我,一级一级地慢慢走下阶梯,他告诉我不要紧张,不要怕。昨晚登山的时候由于四周都看不见,现在大白天看到这么陡峭的山崖,心中难免发怵,可看着身旁的他,我的心就安了好多。

下山之后,我说:“谢谢你一路的照顾。”他握着我的手,看着我的眼睛,回应我:“不用客气,我就想挽着你的手,照顾你一辈子。”我没有说话,红着脸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真正离校之后,我跟以东都找到了合适的工作,过后不久,当以东簇拥着一大朵白玫瑰跪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答应了他的求婚。

婚后的两人热情如火,在一次又一次的缠绵中,我怀孕了,由于我们还年轻,这个孩子我们商量着拿掉了。第二次又有了,这次我想生,可是小产了。在第三次怀上之后,我相当小心,在一次肚子疼之后我被送进了医院,孩子又没了,医生说:“你这是习惯性流产,可不能再怀孕了,要不然连你自己都有生命危险。”我看着以东,他是家里的独子,母亲早逝,只有一个老父亲在乡下呆着,医生的意思无疑就是说他家的香火从我这里有可能就断了。

那天晚上,我们都失眠了,拥着棉被彼此各占一个角落,夜晚,以东向我靠来,我心里一颤,身体变得僵硬,他说:“晓灵,我们再试试。”我转过头,哀怨地看着他:“你就这么想要一个孩子,为他你连我的命都不顾了。”说完我抱着被子转过头不再看他,以东叹了口气,我听见身边的声音,他转身睡了。

以后的日子,为了避免跟以东有正面的接触,我早出早归,在他没起床之间率先出门,当他晚上回来的时候,我已经躺在床上睡觉了。可是有着这样的心思,我怎么能够睡的好?每次都可以听见他进卧室看着我的叹息声。

慢慢地我发现以东也有了变化,回来之后不再着急进卧室,而是跑到阳台打电话。凭女人的直觉,我相信他在外面肯定有了别的女人。

一天,我刚进门,就看见以东端着饭菜从厨房出来,桌上也摆满了美味,桌角的花瓶里还插着娇艳欲滴的白玫瑰。我一下子看出了他的用意。待我们都坐好,以东对我说:“你,是我最爱的妻,可是为了父亲的愿望,为了这个家,我不得不做出选择。”随后,我了解到,以东的单位里有个女孩对他有好感,女孩青春靓丽,对他多有关心,看得出来,以东似乎动心了。

我没有说话直接走进卧室,躺在床上。入夜,我听见以东起身的声音,对他说:“我们离婚吧。”他转过头看了我许久,说:“我去卫生间。”他刚一出门,我就放声大哭,在卫生间的以东,相信也不好过,他,应该也哭了吧。

因为以东的证件都放在家里,所以我们必须得回一趟以东的老家,顺便再看看我的公公。

走在曾经熟悉的小道上,我们俩各怀心思,这条路上也留下过美好的记忆,如今看着,两天的风景依旧,而人,已经变了。

公公看到我们回来了,非常高兴,立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,我跟以东都有心事,所以吃的不多,公公奇怪。以东放下筷子,开口了:“爸。”他这一声叫得艰难,“我打算跟晓灵离婚。”然后他把我们离婚的原因告诉了公公,公公非常震怒,他拍着桌子说:“我不同意,你长大了翅膀硬了,谁允许你做这种事情?”我跟以东都挺吃惊,但都没有说话。按说老人家应该是很想抱孙子的,而我的身体已经不可能了,他应该会同意以东的要求的。

沉默了许久,老人家终于开口了:“以东,你,不是我亲生的。”我跟以东瞬间呆住:这怎么回事?从公公那里,我们才知道,原来婆婆跟我一样,流产多次,医生嘱咐过再怀孕会有生命危险,那时公公跟婆婆已经收养了一个小孩,就是以东。但婆婆偏不信邪,想要自己的孩子,结果婆婆在生孩子的时候大出血,孩子没保住,婆婆也丢了性命。公公叹着气:“孩子,要不是为了传宗接代,***也不会死,所以我不想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,更不可能为了这么个原因就拆散你们。”

是夜,我跟以东又躺在了一个床上,今天晚上的一番对话,让我们两个都有了感触,婚,肯定是不能离了,但是以后的路怎么走?还得看我们的心态,我相信以东的心里是有我的,而我,自始至终都爱着他。转个身,看着窗外的月光,或许我该变得坚强,才能在未来的路上跟以东走得更加稳当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